_YK

忘羡ONLY/窥屏狂/Irene❤

身是客

5-11:

同系列前篇:鸡肋 方寸之间 


<问道>完结篇




他听到锣鼓喧嚣马蹄声响,远处人浪一叠盖过一叠,一声利刃破空,一声风吹草动,一人大笑,道:“江澄,是我赢了! ”


他眯起眼睛,见到魏无羡束高发,一袭云梦紫衣,骑马回身弯弓搭箭衣摆猎猎,笑容张扬神采奕奕,眉眼和他在云深不知处初见时如出一辙。


江澄就跟在他身后,一勒马,“再来! ”


魏无羡猖狂应他。“还怕你! ”


他话是对着江澄说,人在马上眼睛却是滴溜溜一转,穿过那长草微风直直撞进蓝忘机视线。魏无羡眼睛一弯,嘴一勾,神情分明洋洋得意,“蓝湛,看我”。


蓝忘机一愣,那酥酥麻麻的劲从他心底爬上来,一颦一笑都带了勾子,直在他胸腔里乱戳一气,剩下全是温热的血液嘭嘭直荡,蓝忘机张了张嘴想应,又觉得不太妥,一句话般卡在喉咙口不上不下,他心下一急,却感到一只手轻轻搭上他肩。


“忘机。”蓝曦臣叫他。又喊了一声。“忘机。”




他睁开眼。两抹紫色还在眼前一掠而过,那马还嘶鸣两声,却是一转眼就不见了。


那些涌到脑顶的血落下来,叫嚣着熙熙攘攘砸在谷底,他摔得七零八落,虚汗冷汗出了一身。“忘机。”蓝曦臣道。蓝忘机想应声,却是连发声都做不到,喉咙颅内只有风箱破败的呼吸声,他张了张口。看清那一叠叠的人浪近了,锣鼓喧嚣近了,他和蓝曦臣站在看台上,底下是姑苏一年一次的社戏,一个红脸一个白脸骑在高头大马上你追我打嘴里咿呀和唱,人群一声一声叫着“好!好!”




蓝忘机再眯眼,画面中无论如何找不到一星半点魏无羡和云梦的影子。


“你若不适,我们便早些回去。”蓝曦臣道。


蓝忘机道。“不必。”







他手执一卷书,只留一盏火烛,室内安静得过分,听得见轻轻浅浅的呼吸声。他一低头,看见半个脑袋歪在他身侧,魏无羡散了发,方才还躺在床上翘着腿嘟囔,这会却是已经睡着了。


火光明明暗暗,字迹缥缈不定,蓝忘机斜睨而去,心下一顿,抬手轻轻落在魏无羡头顶。


魏无羡不动。


蓝忘机半分心思在书,半分心思勾得他神情带了笑意,手指摩挲魏无羡发旋,触感倒略蓬松,还有新长出的碎发软软抵在掌心,魏无羡动了动,蓝忘机手指埋进头发触到头皮,后者顿时溢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蓝忘机心下快活。




魏无羡道:“酒。”


蓝忘机道:“藏着。”


魏无羡道:“兔子。”


蓝忘机道:“养着。”


魏无羡道:“酒糟兔子。”


蓝忘机道:“不吃。”


魏无羡哼哼。


蓝忘机换个说法:“不好吃。”


魏无羡不说话,却似乎在考量这个问题,逐渐没了声音。




魏无羡说梦话,这是蓝忘机在他们来姑苏听学时就知道的事。


蓝家卯时作亥时息,魏无羡不睡到日上三竿不会起来,蓝忘机没少被叫去查看,一来二去就注意到了他时不时半梦半醒间嘀咕。


魏无羡翻身:“江澄你……”


“不是江澄。”蓝忘机道。


“你去打个蓝二。”魏无羡执着。“打个……打个蓝二回来,请他吃酒。”


蓝忘机沉默。“不吃。”


魏无羡皱眉:“不吃? ”


蓝忘机道:“不吃。”


魏无羡道:“好可惜。”




他思绪从回忆转回,见到魏无羡仍睡着,安安静静倚着他,蓝忘机的影子替他挡了烛光。


他心下有些发痒,却觉得那火光并非落在他身上,而是透过他融进去。他抬起头,就见月光从窗棂照进来,正洒满他身侧,他身侧空无一人,那火光却仿佛有了指引,直汇聚到他指尖,好似他刚刚真的触得什么人体温。


蓝忘机不语,视线飘忽地定在窗外一点。




远处传来打更声。他灭了火烛,独自入眠。







蓝忘机没养过兔子,姑苏蓝氏没人养过兔子。


魏无羡最初给他的那两只死于云深不知处被毁的一场大火,之后重建又逢射日之征,始终无人想起此事。


蓝忘机三年闭关出来,不声不响从山下带回来一窝白兔。


姑苏蓝没人养过兔子。




蓝忘机坐在亭下,周围围了一群小辈女修。


他怀里抱着一只兔子,一手安抚性在它的后颈,一手拿着半根菜梗,兔子安分地蹲着,三瓣嘴一刻不停。蓝思追蹲在兔子群里,可怜巴巴地举着一根胡萝卜,等待哪只被蓝忘机顺完毛的也来他这里赏个光。


“含光君,是这样么? ”蓝景仪勉强搂了一只起来,那兔子一蹬后腿,利落地从他怀里溜出去。


“一手按在此处。”蓝忘机道。“一手将它托起。”


“我不敢抱太快,怕伤了它。”一女修小声道。


“小心接近。”


魏无羡稀奇。“还有这些说法? 我一向拎了耳朵就跑。”


蓝忘机手下一顿,刚好挠过那兔子耳尖。“不妥。”


“何如? ”


蓝忘机缓缓。“会痛。”


魏无羡大笑。“蓝湛,当时我塞给你兔子都不要,现在却不想见你养得这么讲究。”


蓝忘机道:“皆是生灵,不可怠慢。”


他松开手,怀里那只兔子朝前蹦去,围在他脚下的那群白绒绒里立刻又蹿上来一只,蓝忘机抬了抬手,那兔子便是精准地朝他掌下一蹿,压下了耳朵一副只等抚弄的样子。


魏无羡道:“这兔子好机灵。”


蓝忘机低头,那兔子一双红眼圆溜溜盯着他,他撇过头,魏无羡也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他。蓝忘机一恍惚,话未出口,手上动作一转却是朝魏无羡的方向伸去,好似他这一伸手,魏无羡也会和那兔子一般乖乖就朝他掌心凑过来。




“含光君? ”蓝思追惊奇。他守株待兔半晌,终于是有一只磨磨蹭蹭地来咬他手里的萝卜,这会抬起头,却看到蓝忘机定定朝着半空中一点虚看去。


蓝忘机转过头。“何事? ”


蓝思追眨眼,只道或是自己看错。


“这么做,可就成了? ”他道,趁着那兔子专心啃咬,一只手埋进白毛里搓揉,那兔子得了便宜,干脆放松下来,四条腿一岔趴在地上,嘴里却还不忘咀嚼。


蓝忘机点头。


蓝景仪凑过来,猴急地朝蓝思追讨教。“怎么做的? ”


两个小辈头一碰,又是小心翼翼找其他兔子下手,蓝忘机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又像在越过他们看什么人。


他的确伸了手,魏无羡没接,他开了口,魏无羡没应,他想将那人带回云深不知处——




他手下的白兔蹿了远去,又有另一只蹭上来。







春季,百家围猎三处场地轮番使用,几轮过后又是百凤山。


姑苏蓝是此次几大世家中第一位出场的骑阵,在他前面的本应是清河聂氏,而聂明玦死后聂怀桑不擅主持,这次索性连人都没出场,与其他小家族一同草草结了方阵,本人则干脆留在观猎台上和其他家族女眷长辈谈笑风生。




蓝忘机与蓝曦臣照旧列骑阵之首,两人登场,观猎台上一片欢呼叫好,空中纷纷扬扬地漫天花雨。往年围猎大多在秋季,此番放在万物蓬勃之时,落花一波尽了又来一波,叠叠浪浪仿佛没有尽头。那扔下来的鲜花大多是青翠之色含苞待放,倒和姑苏蓝的校服相得益彰,蓝忘机目不斜视,在其中策马缓缓前行,蓝曦臣无奈叫他:“忘机”,方才朝观猎台两侧颔首还礼。


待两人行至终点,蓝忘机忽然一顿,在马上回过身去。隔了一片花海,云梦江氏尚未出列,他的目光掠过江澄独自一人占骑阵之首,尚未收回,身侧一个声音便笑道:“蓝湛,没我给你送花,你不用过分想念。 ”


蓝忘机道:“胡闹。”


那笑声在落花中回荡几下,一道马蹄声破开繁花追上来,魏无羡一手握缰绳,一手顺势接了朵花,一身黑色劲装朝着他笑。“想倒也不用,我再予你一朵。”


蓝忘机抿了抿嘴。


魏无羡探头朝靶场看去,再转头看身后方阵,“今年倒没金子轩那厮出风头。”


蓝忘机不语,魏无羡自顾自说下去。“江澄那小子却是更严肃了。”


蓝曦臣徐徐弯弓搭箭,魏无羡视线观猎台上转了一圈。“怎的也不见师姐。”


箭在弦上,魏无羡长发高束,仍骑在马上朝他笑,“我忘了,他们早不在了。”


两声箭羽破空,蓝氏双壁同时放箭,各自正中靶心。




蓝忘机道:“恩。”


魏无羡道:“那你为什么还记着我不放? ”


蓝忘机勒紧缰绳,跟着蓝曦臣率姑苏蓝骑阵朝入口而去。


他没回头,却知道魏无羡留在原处笑着看他远去,嘴角噙着那没得到回答的问句,身后正是云梦江氏引来的花雨。


起初他没法忘记,于是蓝曦臣疏导着他,让魏无羡的影子逐渐淡去,之后他大醉一场,日子颠倒黑白虚实难分,于是意识到他无法忘记,唯有负其前行,最后他适应了他所背负的死亡,他的前行与往常别无二致。




他驰马穿过山林,并无目的,却隐隐知道心中所向。他那年斩断的树木还未重新长起,他经过那片空地,再前行一阵,便看到一树枝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棵树还真是不按常理长,”他略一抬头,一双靴子在他眼前垂下来,魏无羡晃着腿,眼里含笑地玩着手上一朵花。“蓝湛,不觉得这树杈比几年前还更低了一点? ”


蓝忘机扫一眼。“也许。”


“也是,我不该问你。”魏无羡点头。“我是在这里坐了半晌,你倒是也藏了许久,但估计都在看我,没空管那树枝。”


蓝忘机道:“可你不知是我。”


魏无羡大笑。“那个我是不知,现在如何会不知? ”他见蓝忘机不说话,又凑下来一些。“我是你想出来的,蓝二哥哥,你要我怎样就是怎样。”说着笑出来,“我在你脑子里呢,蓝湛,我在你心里呢。”


蓝忘机抬起头。


他伸出一只手,魏无羡便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动作,蓝忘机人尚在马上,那树枝也不是很高,他轻轻一探,指尖便触到了魏无羡的脸。


魏无羡看着他。


蓝忘机驱马朝前一步,马蹄清脆踏上地面,那一声响,他人也朝前一倾,便是碰上了魏无羡的唇,他没有更多动作,而是闭上眼,听见林里远处妖怪鬼魅欷歔声响,听见流水树木耸动,听见不知何人持剑锋刃飒飒。


他退开,魏无羡仍看着他,笑中透了些悲悯。


“现在我确保我知道是你了。”他道。








在他的想象中魏无羡总是笑着的,且游刃有余。曾有一度魏无羡死前的模样成了他的梦魇,入睡无不是惊醒,无不是见一身黑衣浑身浴血,手中一笛陈情驭鬼无数,他若是想要接近,那身影便一个晃形被万鬼啃噬得只成血沫,他在后背的痛楚中挣扎醒来,见到蓝曦臣还为他燃着安神的香料,蓝忘机恍惚,就见窗边一人负手而立,他朝前迈出一步,那人转过身,神情并不凄厉,却是一片平静的冷漠。


“你帮不到我,蓝湛。”魏无羡道。


他醒来,十指扎进自己的血肉。




后来他能接近能幻影,每走一步如同刀割,那面容逐渐扭曲起来,怨鬼般的呼啸炸响在他耳边,质问他有何资格神伤,问他到底做了什么,问他为何没勇气直接与他共对天下人,问既然如此,怎敢说想救他。


蓝忘机在那呼啸声中跪下来,蜷缩着,丝毫顾及不到尊严,他听到哭声,知道那撕心裂肺来自于自己心底,然后蓝曦臣一次次将他从崩溃中拉出来,替他编织出重来一次的幻境与自己妥协,他看到更好和更差的结局,最终那幻影看见他时笑了出来。


他一抬头,看见墙头坐着一个少年,手里一壶酒,他不动声色,那少年也不像是被抓住搬慌张,反倒似就在此处等他一般,朝他一咧嘴就是个笑。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


他道:“好。”




那影子随他而去,反倒似魏无羡通过他又活了下来。他遇见江澄彻查夺舍之人,魏无羡在他身边哼道。“我怎么犯得着做那劳什子事。”


蓝忘机恩一声。


魏无羡看着他,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倒是你,希望我回来么? ”


他道:“我希望过往已成烟云,罪孽善恶抵消,前尘不成束缚。”


魏无羡大笑。“当真? ”


蓝忘机应:“我盼你重来一世,但也盼再遇你一次。”


魏无羡道:“下辈子的事,不好说。”


蓝忘机道:“如此足矣。”








他行至莫家庄镇压那恶鬼,魏无羡的声音不远不近道:“不错。”


他道。“什么? ”


魏无羡道。“弹得不错。”


他不语,后者话锋一转。“你还没告诉我那曲子叫什么。”


蓝忘机道:“不可说。”


魏无羡问:“有什么不可说的? ”


“说了,他便知我心意。”


魏无羡定定看着他。


“你想我吗? ”他忽然道。


“我想他。”蓝忘机答。




一江氏门生急匆匆自山上下来,尚未到佛脚镇,便高呼起那食魂天女的凶残可怖。蓝氏小辈都在山上,蓝忘机教江澄先行一步,一路御剑而上,魏无羡道:“蓝愿也在上面? ”


蓝忘机道:“是。”


魏无羡叹:“他被你养得还是挺好。”




他尚未到那天女祠,却是先听见一段悠扬笛声。他整个人一颤,依稀辨别出那调子,视野中一个少年且吹且退,一鬼跟着他,却又分明是那鬼将军温宁。


他一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眼里唯有那人影,又和记忆中的重叠起来,“是啦。”魏无羡道。


蓝忘机张了张嘴。


是什么? 他在脑海中问。


是他了。那个影子回答他。


他身体里凝固了多年的血液重新流动起来,不仅流动,而且叫嚣着,澎湃地席卷他的思绪,他的问句卡在喉咙口,没能问为什么,或是真假,他伸出手去,却见那影子朝他笑了,在他触碰到的那刻消散在月光下。


他已不再需要它。


蓝忘机低下头,手中攥紧的是那少年的手腕。




那人撞到他,一惊,回过头来,一双眼睛直直对上他的视线。


他心道:是了。






-完-




字数:4066





Notes: he了


不甜不要钱


之前看到一个评论说更关注问道的过程和结果,关于这点第二篇很水,勉强算个过渡,只是我真的很想写金子轩江厌离和魏无羡蓝忘机这两对活在同一个时间下!这篇是补完了第一篇问道唯一没写完的方面,也就是蓝忘机到底怎么面对魏无羡的死亡,并且从其中走出来


这个答案也算是很个人的了,没有走出来这个说法,只有适应,蓝忘机不会有办法忘了魏无羡,只能适应知晓着他的死亡生活,就像一般对是否做心理咨询的定义是影响到正常生活,第三篇差不多就是个蓝忘机自己和自己妥协到能够把异常融入日常的过程,也可以说是个<蓝忘机的脑补如何越来越强大炉火纯青到随时随地可以脑出魏无羡>的故事,不过那就有点谐了!


因为是很主观的答案所以也塞了很多很主观的美好祝福,比如蓝忘机在魏无羡死的十三年里依然有时间和空间调整,有亲人帮助,而且自己也足够强大到可以支撑下来,熬到最后熬出了头


好了这个系列完结了!开心,我有八百个忘羡现代au想写,随缘了





*为了写这篇接上原著的部分,不得不重新看了很多遍他们打食魂天女,哇这真的是很可怕了!!第一次看到那段就给我留下了非常恐怖的阴影,在半夜看的,而且飓风停电就点了个蜡烛,全程毛骨悚然,最后差不多是恐惧着通宵看完,又熬到天亮才敢睡


*兔子真的是!很狡猾的小动物!看到人的手就蹭过来!!虽然其他动物也会不过可能因为兔子是靠蹦的所以那个蹭的动作特别好笑,嗖得一声就出现了,是我的猫猫狗狗鸟鸟鼠子完全无法达到的速度





方寸之间

5-11:

同系列前篇:鸡肋




正文走长图




蓝曦臣道:“看见什么了? ”


蓝忘机答:“另一个故事。”


蓝曦臣不作声,“何如? ”


蓝忘机道:“方寸之间,天上人间。”




-完-




字数:6502




Notes:这篇我一直以为没写完,上次发了一半被我删了,这次想起来一找才发现是写完了的,只是不太满意,所以扔那儿了


这个系列大名问道,小名丧妻十三年,基本就是一系列蓝忘机在魏无羡死了的十三年里发生的事情。心血来潮想去写系列的第三篇<身是客>,于是先把这篇发了,小修了一下,第三篇应该就会结束系列。最近沉迷隔壁天官双玄,不知道还会不会写忘羡,照旧可以点梗,上次单独的点梗po被我删了,但评论都截图了,有机会写都会写的